论逍遥三老与天外江湖四绝之武功高下

  四绝根本没可能高过三老!

  就看四绝里大家最津津乐道的萧峰吧,我研究过他与萧远山比轻功那一次,结论是他的平均速度,来到今世,马拉松全程赛,未必有夺冠的资格!

  萧峰和萧远山两个时辰以最高轻功水平比拼,结果赶了100余里路。宋代的一里,据说可能相当于现代的576米,而一百余里,达到150里之后,便已经接近200里,所以这一百余里,以101里到140里的数据更为实在。以140里花了两个时辰计算,140*576/2*2*60*60=5.6,即他们的平均速度应该是5.6秒的样子。书上二人再比大半个时辰后,二人仍然气息不乱,萧远山语意更说1个时辰之后自己才可能体力不支而慢下来——这表明这样高水平的轻功比赛,还没到他们的体力极限——在那之前,他们仍然能够维持他们的速度水平,毕竟他们身怀精深内功。

  现代马拉松选手当然纯凭体力,但他们速度可不慢,马拉松42公里195米的赛程,最快纪录是2小时3分59秒,这么长的赛程,在身无上乘内功的参赛选手来说,应该已经在挑战他们的体能极限。(42*1000+195)/(60*60*2+60*3+59)=5.67米/秒。

  可见萧峰和萧远山的绝顶轻功,速度仅与现代马拉松顶级选手相当,甚至可能稍弱一线。

  萧峰算是一个平衡型的选手了,书中说他大有大打,小有小打,对自己轻功也自视甚高!

  但两个时辰以全力疾赶,也就100余里罢了,人家梁山好汉戴宗,一日能赶多少路?

  然而,人家虚竹刚得了无崖子内力的时候,发足快跑,书上说疾逾奔马——按说奔马的速度,比起马拉松选手来说,只快不慢吧?但萧峰已经窥得少林派武功精微之地,虚竹所学少林武功却极是粗浅——然而人家虚竹相比萧峰武学水平低那么多,一得逍遥派上乘内力(无崖子一人七十余年北冥神功),发足快跑时便显然优于萧峰全力施展轻功之速度,以其轻功技巧显得低微而发足快跑速度明显快过萧峰这点,可以推出,无崖子的内力修为应该远远超过萧峰本人。

  别说马跑得没轻功高手快——天龙最出色的轻功高手之一的云中鹤,萧峰自认轻功远远不及,也不过追及奔马而已,且是胜在内息悠长,并非能够跟奔马比速度,只不过马儿体能下降,速度降下来时,云中鹤才能追上来。虚竹所得的无崖子内力远胜萧峰,然则最早他的情况与萧峰不同,他初用北冥真气时,不能使用太过,事实上这身内力并非自己修炼得来,那时还不能完全发挥北冥真气的妙用。

  逍遥派武功极重内力修为,内力不到,许多高深武学根本无从修炼,足见逍遥派武功非但讲究内力的修积,更非常讲究真气的运转控纵、吞吐变化。鸠摩智偷学逍遥派小无相功,为时不久,即能以之驾驭少林七十二绝技,由此亦能推知逍遥派内功之精妙,以别门内功之义,竟接近易经筋才可能以少林最高内功统摄少林诸般绝技的神妙。

  可以想像,鸠摩智偷学小无相功,多半学而不得其法,昔日无崖子与李秋水搜集了天下各门各派的武功秘籍,其中显然包罗了少林派七十二绝技,并且有心将这所有武学秘籍融会贯通,从而创出一门包罗万有的武功出来——这比之萧远山、慕容博、鸠摩智通修天下绝技(倾向于运用法门,即“用”)显然又高了一层,惜乎无崖子犯痴为个玉像着魔,与李秋水闹翻,虽绝世之才,这门包罗万有的武功(自然同时包含“体”、“用”之道,才能叫包罗万有)终究没能**二人心智给创制出来。虽然无崖子与李秋水功亏一篑,但二人有能力采天下武学之长集于一身、却不受别派武学之害,乃可断言——逍遥派高手精通生命科学(医道),通晓阴阳五行运化之妙旨,进窥别派武学典籍而不受其害,甚至直接以北冥神功融汇消化别派高手之内家真气,原有独到之秘!

  逍遥派讲究内力,乃是真正的内家武学圣殿。

  且看虚竹得了无崖子北冥真气之后,再得天山童姥略作指点,其轻功、拳脚、暗器功夫便进步了多少倍呢?以其松果秒杀不平道人等数位高手,受指点一招而制与慕容复有得一拼的乌老大同级数的高手而论,如果虚竹跟足天山童姥十年,武功能到什么地步?要知天山童姥不真正会北冥神功,自然也无法真正尽传虚竹北冥神功精要——她跟无崖子、李秋水所学内功路数有别,无崖子未跟李秋水“私通”前也不会小无相功。

  再说天山童姥传给虚竹的天山折梅手吧。天山折梅手的神奇,相信看过天龙八部小说的朋友不会陌生,天山童姥说这门武功永远也学不全,因为这门武功有个特点,能够将天下各般拳脚兵刃之学的精义融纳其中——这是何等精深的武学?难怪童姥说这门武功,决非少林七十二绝技中的任何一门可比——关于这句话,大家不会怀疑童姥胡吹大气吧?事实上虚竹学得天山折梅手、天山六阳掌不过数月,一上来就对上似鸠摩智这般的天下顶尖高手,却能将鸠摩智诸般绝技尽数化解,更渐能反击扳平,只一路天山六阳掌便挡尽鸠摩智一身渊博武功,何其了得?

  无论内功、招数,虚竹所得不过数月,均远未臻达圆熟之境,相比鸠摩智以更佳资质悟性精研数十载的精深武技,却能由劣势慢慢反转,发展下去,当可占到便宜——虚竹于逍遥派武学的精熟程度,远不能与鸠摩智对少林武学的精熟程度能比。如此可以想像,以无崖子、天山童姥、李秋水对逍遥派武学研习之精深,对上鸠摩智之时,又当如何——别说逍遥三老内功太逊,事实上只无崖子内力,便自远胜足与鸠摩智旗鼓相当的萧峰,这在前面的段落中,已经论证过了。

  以内功而论,萧峰之内功不及无崖子,以招数而论,鸠摩智自然也不如天山童姥!事实上逍遥派三老本门武学已臻化境,且博知天下武学,于天龙之世,只怕唯少林寺藏经阁扫地老僧能比。

  北冥神功能够融汇吸收天下各派内家高手之内力,小无相功足以驾驭天下各派武学家数,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更是能够激引人体生命潜力的不世奇功,天山折梅手能够吸纳天下拳脚兵刃之学的精妙变化,天山六阳掌妙用无穷,其内力法门变化出来的生死符,中者非逍遥派真正传人几乎无解。。。。。。

  这是何等了不起的武功?

  说来也有些遗憾,逍遥三老死后,逍遥派三大神功,只怕也随之失传了——段誉只会北冥神功三十六图中的第一图,虚竹更仅会天山童姥指点的北冥神功、小无相功之运用法门(且是天山童姥依逍遥派武功精义揣测的——她本身没学过这两门内功),鸠摩智虽然偷学了小无相功,但开悟后应该不会再执著于武学,应该也不会将这门偷学得来的内功传之后世,天山童姥的六合八荒唯我独尊功,更未载于灵鹫宫玉璧——想必李秋水也不会将北冥神功、小无相功以图文相传。

  别拿天山童姥震惊于“斗转星移”的奇功来说逍遥派武功不行,事实上天山童姥一眼便看出这门奇功的要义所在,“斗转星移”说到底仍然是以巧妙的内力法门,将敌人的内力招数巧妙改向甚至反转。逍遥派运气之术实有独得之秘,未必便不能像“斗转星移”那般地借力打力——再说了,天山童姥数十年不下飘渺峰,但无崖子与李秋水可是搜集了天下各家各派的内外典籍的,天山童姥不知世上出了“斗转星移”这门奇功,未曾用心考据推敲,说不定无崖子、李秋水却得到了这一奇学的武学秘本,亦未可知。要知“斗转星移”这一奇功,慕容氏虽然隐藏甚深,每次施用必杀人灭口,但从王语嫣和玄慈大师都晓得慕容氏有这么一路奇功来看,这门奇功,只怕也未必真正是秘密了!无崖子、李秋水能将天下各家各派的武学典籍搜集得那么全,这“斗转星移”的奇功,如果有武功秘本,只怕也难逃他二人空空妙手。

  再说了,逍遥派对本门传人的天资要求甚高,无崖子固是于武学之外的种种“杂学”无所不精,便连苏星河,这般“走上歪路”的弟子,“杂学”研究之深,也是精深之至,便连未必得了他足够时间陶冶即未必得了真传八大弟子,天份虽然又次一等,在苏星河来说,“岂不笑坏了世人嘴巴”的“杂学”水平亦称绝于世,世人毫不怀疑。

  逍遥派毕竟是武学殿堂,“杂学”已经精深至此,况武学乎?逍遥三老“杂学”造诣之博之深,别派中人,原难以想像,就逊于他们三人的弟子辈苏星河来说,他指点虚竹随手救治函谷八友、少林众僧、慕容氏家将时显的能耐,只怕不比“少林扫地僧”差多少吧?这里的苏星河,本来资质心性,已经不如无崖子等人,又因了“杂学”妨碍武学进境,武功不敌丁春秋故,此后在“杂学”上下的工夫只怕已经少了很多,但他的成就,委实已经可惊可佩!

  然则苏星河毕竟未能尽得无崖子“杂学”真传,武学一道,更因旁涉“杂学”过多、太过沉迷,以至未臻上乘之境,无法继承无崖子一脉的逍遥派最上乘武学——也就是说,他资质心性虽然不错,但因“杂学”误了武学进境,其武功基础,还未达到足以承受逍遥派上乘武学的地步。

  即便是武功基础不够的苏星河,擂鼓山与丁春秋一场大战,二人显示出来的武功实力,也令到如鸠摩智、段延庆、慕容复、玄难这样的高手触目惊心——若非二人武功实力与他们相近,用得着以“触目惊心”来形容吗?

  武功基础未臻上乘之境,修炼年岁更不能与无崖子相提并论的苏星河、丁春秋,武功已经高明至此,藉此反推,逍遥派三老武功如何?要知无崖子修炼北冥神功七十余载(中间受伤三十年不知是否有些影响),天山童姥的六合八荒唯我独尊功,更修炼了九十年——逍遥派内功大有独到之秘,渊深精微,本来就非寻常内功绝艺能比,以无崖子三人之资质天份,数十年修炼下来,自更是非比寻常。

  再看丁春秋与萧峰的一战,大家都说丁春秋跟萧峰差得太远,却不知萧峰若非合其降龙十八掌三掌之力,本就不可能让丁春秋太狼狈!丁春秋苦于没习得逍遥派最上乘的武功绝艺,此后精修毒功,萧峰所得的“降龙十八掌”,却是高于丁春秋所得武功的掌法殿堂级艺业,且萧峰的进击更有出敌不意之效,所以,真实武功,丁春秋未必输萧峰太多——丁春秋武技本身、精研方向、临场发挥,都有局限,这才给萧峰比了下去。

  试想丁春秋若能得窥逍遥派上乘武学,自然不会去精研毒技“以奇制胜”,如此内功更高,武技更精,临敌时自然生出种种妙用,当然也就不会在萧峰面前束手缚脚了。再想想李秋水的“白虹掌力”,同样隔空取敌,且曲直如意,更另有一番神妙之处——别说逍遥三老不懂得掌力叠加、不懂得借力打力,逍遥派运气用力之术独步天下,看看鸠摩智偷学得来的小无相功刚柔变用,少林七十二绝技尽可运展自如,光少林寺显示大金刚拳、摩诃指、般若掌三绝学时,其内力运用神妙无比,便未必输与萧峰在少室山时显的手段,然则鸠摩智当时使的正是他偷学得来的小无相功。

  丁春秋只须像鸠摩智一般偷学练会了小无相功,即便未能窥及天山六阳掌、逍遥折梅手之武功神技,只怕对敌萧峰之时,也不致于太狼狈,毕竟丁春秋所学武功,本就是逍遥派基础武学,若得小无相功这般的精深内功为依,必能成倍计地提升威力。如此丁春秋便不可能吃太多亏,甚至反过来,约略占到点便宜亦未可知。

  综上所述,逍遥三老之无崖子、天山童姥、李秋水,武功之强,应该大大胜过天龙四绝之鸠摩智、萧峰、萧远山、慕容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