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八部玩家原创同人小说:菁华浮梦

  所在服务器:超级双线——战魂

  角色名称:〞莲翼·雪﹏

  发帖时间:2013年05月28日

  内容简介:原创小说

  十年前的游子夜,怎么也不会想到,被称为一世无双的自己,会像如今一般,只因一句话,便落下泪来。

  【一】

  十年前。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八卦。

  峨嵋红颜淑女剑,阴阳太极尊武当。此二句,便是形容江湖上几乎无人不知的两个人,峨眉侠女木潇湘和武当新秀游子夜。

  江湖传言,木潇湘与游子夜在成名之前便互相爱慕,险些私定终身。然后游子夜自两年前的武林大会一套阴阳剑法闯进前三甲后,再加上英俊的相貌,让很多女子趋之若鹜。于是,被公认为青年才俊的游少侠,也开始了他的风流之路,有道是“一入孟浪深似海,枝枝红杏出墙来”啊。

  似是为了呼应游子夜的风流一般,此时江湖上也传开了峨嵋派欲为门下弟子木潇湘举办比武招亲以及据说是木潇湘本人所言的“三不嫁”。

  一不嫁商贾;

  二不嫁皇族;

  三不嫁武当游子夜。

  木潇湘虽不如江湖第一美人莫素素漂亮,也是不可多得的美人。故而峨嵋的请帖一发,闻风而至的招亲的和看热闹的几乎把峨嵋山围得水泄不通。偶尔突然窜出一两只猴子,在见到如此的阵势之后,也会头也不回的钻进林子。

  此等盛况,自是少不了爱好热闹的游少侠。

  当游子夜一踏上峨嵋山的地域,就受到了非同一般的关注,诸如“抢亲”、“花心”之类的字眼处处可闻。面对如此状况,游子夜揉了揉发疼的额角,故作镇定的跟随小厮走入为自己准备的房间。关上门,才终于有片刻的清净。

  外面比武轰轰烈烈的进行了三天,游子夜也在自己的院子里闲了三天。第三日夜幕,已决出最终的胜利者——段墨白,无门无派。峨嵋孟掌门做了最后的总结“段公子七日后再来迎娶湘儿吧”,便遣退了所有人。

  是夜,天气似乎很阴沉,天空上依稀能辨认出几颗星星的方位。

  游子夜坐在院子里自斟自饮,抬眼见到门口的人影,轻笑:“你来了。”

  门口的木潇湘一身翠色衣衫,左肩背着包裹,右手一把秋水无痕剑,淡淡开口:“我不想嫁给他,子夜,带我走。”

  举着酒杯的手微微一顿,开口却是不容拒绝的坚定:“好。”

  第二日,“木潇湘逃婚了”、“游子夜消失了”、“木潇湘和游子夜私奔了”(请参考沙师弟经典名言)三条消息传遍各门各派,举国欢腾,啊不是,举江湖震精了。震惊之余又暗暗庆幸:还好我那个不成器的徒儿没赢到最后。

  【二】

  游子夜看着走在自己前面只留一个背影给自己的木潇湘,心思百转。世人都当他二人为金童玉女传了多年,却不知道,木潇湘心中的人,从来不是他游子夜。而是,他同父异母的哥哥、大理**世子、比武招亲的最后赢家——段墨白。

  她的三不嫁,也全都是因他一人而定。只因,他的父亲是大理**,母亲乃大理巨贾之女,而游子夜,又是那人的弟弟。

  他们自幼便相识,木潇湘和段墨白互相爱慕了多年,最终,段墨白没能反抗过圣旨,迎娶了大宋公主,亦或是从未反抗过。木潇湘黯然返回峨嵋山,却未曾想到自己本已下定决心比武招亲后那人也会来。

  游子夜默默叹气,说起来,他们的相识还是源于他。

  游子夜的母亲是个温婉的苏州女子,与**结识之际并不知他家中已有了妻儿,并在知晓后毅然带着八个月的身孕离开了他。分娩之际死于难产,恰逢武当掌门路过,才捡起了路边的正在啼哭的游子夜,并安葬了他的母亲。身世是他母亲早就写好的,还嘱托他,不要怨恨。

  游子夜确实没有怨恨,他只是想知道那个让母亲至死都眷恋的男人和他的妻儿到底是什么样子。所以,在一次**府广发英雄帖请中原武林到大理做客之际,游子夜带着他刚刚认识的峨眉派小师妹木潇湘去了王府的后花园闲逛。就是在那里,他们见到了**妃和世子。

  其实后来的很多年,游子夜都想问木潇湘:“他有什么好的,不就是长得漂亮点个子高了点又是个世子么,你怎么就不能喜欢我呢?”但是每次话到嘴边,都会被他咽回去,只因他怕听到一句,你不是他。

  世上那么多可以比的东西,偏偏一句“你不是他”便让一切失去了可比性,也就失去了,竞争的权利。

  【三】

  随后的几个月,两人一路北上。游子夜不愧是做过两年的风流公子,大城小镇的美景特色都了解颇深,讲起来也头头是道,间或掺杂一些怪异奇谈,倒总是能逗笑木潇湘。而到这个时候,游子夜也会笑的异常春风拂面。

  本来觉得这样的日子确实不错,然而渐渐的,游子夜心中却莫名的多了些恐慌。

  木潇湘的睡眠时间越来越长。起初游子夜是没怎么放在心上的,只当是两人白日里太累,木潇湘又说自己是一到夏日便多困倦的,也就没有深思。而现在,游子夜却发现,以前有些轻微响声都会清醒的木潇湘,如今总要用可称得上是砸门的力气才能唤醒她,并且,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连走路也是越来越虚浮。

  然而木潇湘好像没有发现自己的改变,仍是坚定着向北走,偶尔被游子夜逗得笑岔了气腮上出现红晕时,整个脸才不会显得那么病态,恢复一点活力。

  游子夜还在思考如何旁敲侧击出木潇湘的状况,却未料,木潇湘会自己跟他坦白。那是二人行到洛阳之际,目睹了一场奢华的婚礼后,木潇湘说:“子夜,我知道你在担心我,不过没关系的,我没有受伤,也没有中毒,更不是心里烦闷,只不过,是中了蛊。”

  木潇湘中的蛊,是子母蛊,而亲自为她种上蛊的却是,段墨白。这种蛊的副作用并不大,只不过当子蛊距离母蛊太远而时间又过长的话,便会在宿主的体内乱窜,痛楚难当。木潇湘担心自己晚上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每日入睡前会点自己的睡穴。而随着时间的增长,子蛊的行为已经称得上是肆虐了,木潇湘只好每日用更多的真气来点穴,自然睡得时间也就越来越长。

  但是木潇湘没有告诉游子夜,他们要去的目的地,据说一年四季都被冰雪覆盖的银凯雪原会让子蛊进入短暂的休眠期,但是只要他们离开,子蛊再次复苏就会钻入心脏,让人可能忍受不住突如其来的疼痛而,暴毙。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